首頁 > 縣區 > 施甸

一幅新聞照片的故事

時間:01-11 來源:保山日報網-保山日報

 

如今的上東蚌
《荒山新主人》刊發在《人民日報》1995年12月8日第10版(農村經濟)

  老家人做夢都沒想到竟然會在20世紀90年代上了《人民日報》版面,讓讀者知道了云南省保山市施甸縣太平鎮有這么一個聞所未聞的山村小寨。

  我的老家上東蚌是個偏僻的山村小寨,鑲嵌在怒江東岸深山的懷抱里,在中國版圖上絕對找不到這個小地名。村里居住著上百戶人家,世代以耪田種地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老家人做夢都沒想到竟然會在20世紀90年代上了《人民日報》版面,讓讀者知道了云南省保山市施甸縣太平鎮有這么一個聞所未聞的山村小寨。對老家人而言,這是一種榮耀,也是一件“開天辟地”的大事。

  當時,這個消息在老家傳開后,一時成了村里的大新聞,大伙在一起閑聊,互相議論了好一陣子。老家人十分驚訝,買荒山這么一樁小事也算新聞,在山里耪田種地的農民,竟然也能登上《人民日報》。在他們的心目中,發生在城市里的大事才叫新聞,買荒山這樁雞毛蒜皮的小事有啥好稀奇的?

  這究竟是咋回事?待筆者從二十六年前慢慢細說原委。那是1994年11月12日發生的事,當時的太平鄉在加速發展山區經濟建設中,根據施甸縣委〔1994〕9號文件精神,把有償出讓集體荒山作為深化農村改革的一項重點來抓,在東蚌村召開了有償出讓集體荒山現場會。那些荒蕪多年的閑散山頭終于找到了新主人,上東蚌3個農業社85戶農民掏錢購買了509.4畝荒山,并與鄉、村、社簽訂集體荒山有償出讓合同,使用權和經營權為50年,從1994年11月15日到2044年11月15日。

  固然我在文化工作崗位上,但大半時間從事新聞報道,像這樣的現場會自然少不了在場。那天的現場會上,老家人笑容滿面,手里捏著幾年來積攢的錢,挨個排隊站在桌子前,等待交款購買荒山使用權??吹竭@個生動的場面,我立即從不同的角度拍下了交款購買荒山使用權的鏡頭。此時,恰好輪到了一個年輕婦女辦理,她雙手捏著一沓錢,笑顏如花面對著辦理業務的工作人員,正準備交款,我當即舉起相機為這一畫面定格,于是便有了《荒山新主人》這幅新聞照片。

  從上東蚌采訪回來的第二天,我閉門在暗室里忙活了一陣子,將照片沖洗出來。晚上,我把說明詞寫好抄了幾份,與照片一同裝入牛皮信封,第二天便及時投稿給《保山報》《云南經濟信息報》《云南經濟日報》《云南法制報》《云南日報》。因當時已接近年尾,加之交通尚不發達,郵件運輸時間緩慢,等信件寄達編輯手中,新聞照片可能已失效了,所以照片寄出后我沒抱太大希望會被采用。沒想到在當年和第二年,多家報紙都刊發了攝影報道《荒山新主人》,而且放在了版面重要位置上。

  一年后,我在《人民日報》1995年10月20日第10版(農村經濟)看到了一則征稿啟事:“為了更加形象生動地反映我國農村經濟生活中的新變化,本版特征集新聞圖片。新聞性強、畫面感染力強的稿件優先選用。來稿請寄人民日報經濟部周泓洋、彭俊收。”

  閱讀了這則征稿啟事后,我從新聞攝影圖片資料袋里,找出了那幅黑白照片《荒山新主人》,再三斟酌后將其寄出??紤]到照片的時效性,這次投稿我仍然沒抱有希望。然而,讓我感到既意外又驚喜的是,《荒山新主人》被刊發在了《人民日報》1995年12月8日第10版(農村經濟)!

  后來在新聞報道中,我一直在反復思考,為何這張照片的時效性已過,仍能被刊用?當年在深化農村經濟改革中,國家出臺了有償出讓“三荒”(即荒山、荒地、荒灘)的新政策,讓山區農民充分利用“三荒”資源,挖掘潛力發展農村經濟,屬于社會關注的熱點。當時,在我的老家上東蚌召開現場會,農民掏錢購買荒山使用權屬于試點,所以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成為新聞的一個閃光點,正好趕上了大力宣傳,讓農民及時知曉新政策,開辟經濟來源增加創收。固然新聞照片時效已過,但是有償出讓“三荒”正在推行,《荒山新主人》被刊用自然也就不難理解了。

  總結多年來新聞報道攝影經驗,我在《走進攝影世界》一文中寫道:“報道攝影需有敏銳的洞察力和與眾不同的眼光,從平凡的生活中捕捉挖掘題材,抓住社會關注的熱點題材,事先考慮好怎么拍,達到主題鮮明、構圖精煉、層次清晰,取其精彩的一瞬間,這樣,圖片才有視覺沖擊力和震撼力,不至于呆板平淡。”

  三十多年來,我拍了不計其數的新聞照片,但是特別滿意的卻很少,那幅《荒山新主人》的確難得,文字可以記述歷史,卻不可再現原貌。轉眼間二十六年過去了,當年的荒山變成了一塊賺錢的寶地,為老家人致富創收。翻閱我的新聞作品剪輯本,我為老家人能在《人民日報》享有一角感到自豪!本刊特約撰稿人 祝慶開

責編:劉自明

深圳风采轩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