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 > 新聞

孩子提前“回籠”,如何緩解家長之“慌”?——聚焦疫情防控下的寒假生活

時間:01-19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1月19日電 題:孩子提前“回籠”,如何緩解家長之“慌”?——聚焦疫情防控下的寒假生活

  新華社記者趙琬微、楊思琪、王瑩、趙鴻宇

  受到冬季疫情零星散發影響,我國多地中小學生提前放寒假。“學校不開門、保姆回鄉了、老人不敢跨省跑……”一些家庭面對提前到來的假期慌了手腳。

  記者在北京、河北、黑龍江、遼寧等地采訪發現,一些地方的課外輔導班、“小飯桌”根據疫情防控要求關閉,給雙職工家庭帶來不小壓力,學校、社區的支持對解決看護難題和孩子們的健康成長更顯重要。

  依靠老人撐起家 8個攝像頭看護“宅家娃”

  本周起北京所有小學生進入假期,不久前順義某“小飯桌”開辦者一家出現疫情,讓人們對“小飯桌”安全更加擔憂。在黑龍江、遼寧等地,幼兒園、“小飯桌”、輔導班等一律關停。部分家庭由于疫情不便將外地老人接來,孩子只能獨自在家。

  在河北保定競秀區居住的吳女士有10歲和4歲半的兩個孩子。“突然放假,孩子們都回家了。這個時候特別依靠老人,又擔心老人太累。所以我們給孩子報了很多網課,輔導功課的同時減輕老人壓力。”

  河北易縣的王安民和妻子都在北京工作,上小學4年級的孩子放假后留在當地由老人照看。“孩子特別宅,每天在家除了寫作業就是玩手機,生活比較單調。我們希望能早點回去陪他。”他說。

  黑龍江哈爾濱的家長杜女士相信孩子的自理能力:“我和愛人都要工作,老人都在外地。以前寒暑假,我把孩子送到托管班,中午可以管飯?,F在托管班不能去了,孩子也長大了一些,可以在家照顧自己。我們通過電話、網絡等方式遠程照看。”

  遼寧沈陽,56歲的田萍是一名社區工作者。當地疫情出現反復后,不僅女兒、女婿十分忙碌,她自己也忙得不可開交。學校放假后,8歲的外孫獨自在家。“雖然孩子很懂事,我們還是在家里安裝了8個攝像頭,可以隨時監看孩子的情況。”她說。

  線上家訪問冷暖 社區互助能抗壓

  部分地區中小學寒假比原計劃提前一個月到兩周不等。針對學生居家生活可能出現的困擾,教育部門在放假前做了不少準備。在把學生“放歸”的同時,要求老師全員到崗,通過寒假作業、線上家訪等方式及時掌握學生情況。

  ——寒假作業花樣多。邯鄲市教育局義務教育處處長侯朝發說,隨著河北疫情形勢突然緊張,邯鄲市中小學比原計劃提前近20天放假。在加快教學進度的同時,學校要求教師通過合理安排寒假作業,對所學內容進行鞏固提升。

  “教育部門與電視臺合作錄制了‘寒假生活'專題節目。”邯鄲市教育局教科所所長苑秀中說,寒假期間每天播出一期,內容包括品讀經典、年俗文化、家務勞動等,其中還有20分鐘的廣播操時間。

  ——線上家訪問冷暖。北京市要求學校通過“在線家訪”的方式,對每位學生居家的情況進行了解。北京工業大學附屬中學教師趙旭冉介紹,對學生的家訪內容包括詢問學生和家人的身心狀況、居家安排和困難困惑等。針對有家長反映的親子關系緊張、孩子自律性差等問題,會進行個別指導。

  邯鄲市叢臺區和平小學四年級四班班主任馬騰飛說:“對由老人看護的孩子,我們會特別給予關注,包括作業答疑等,學生如果遇到學習問題,可以通過微信群、釘釘群等直接向各科老師提問。”

  ——社區互助伸援手。哈爾濱市道外區民強街道文化社區主任助理穆妍說,社區微信群里有人相互交流,相互托管孩子。一些家長上班時將孩子放在社區圖書室,由社區工作人員臨時照看。

  “老師們專門留了個性化的假期作業就是讓孩子‘減肥’,我們和鄰居孩子相約鍛煉。”一位家長說,在堅持上班的同時照顧孩子壓力不小,鄰里間互助交流很有幫助。

  切勿盲目上網課 精細化管理可探索

  受訪業內人士認為,在疫情防護常態化背景下,一方面對家長的育兒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另一方面也呼喚提高社會精細化管理水平,通過適當開放托育機構、搭建社區互助平臺等方式給予家庭支撐。

  “小學三年級以上就可以開展自主學習,不必盲目報網課,讓假期變成‘學期’。”全國優秀語文教師、人大附中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學校的賀國卿認為,假期是學生鞏固知識、擴大閱讀、鍛煉身體的良機,家長可利用居家學習的契機促進人文素養和綜合能力的提高。

  沈陽某小學教師張曉寧提出,要避免孩子獨自在家出現生活作息紊亂、安全隱患等問題。她建議,在提前放假的地區可以實行彈性工作制,特別是對警察、醫生、社區工作者等疫情期間任務重的人員要有所安排,這樣既能保證職工正常的工作狀態,也可以保障未成年人的權益。

  保定市競秀區婦聯主任科員支如欣建議,在落實疫情防控措施的前提下,相關部門可以對家庭限流開放一些體育活動場所,以舒緩婦女、兒童的身心壓力。此外,符合一定防疫要求的民辦幼兒園、托管班等機構也可限流開放。

  沈陽市鐵西區教工幼兒園教育集團園長張宇麗等受訪人士建議,充分利用社區家長學校等搭建互助式的、自發式的“抱團取暖”平臺,從而形成社會合力。通過招募志愿者等方式,探索建立同小區多戶低齡兒童家庭互助組織對轄區內的孩子進行看護。

責編:蔣建國

深圳风采轩二期